手機美網
                                                  掃碼關注 中國美網 有禮相送

                                                  范疇:藝術的定向 第三章:性知覺 (上)

                                                  來源:中國美網 ·19015 瀏覽 ·2022-10-31 12:42:49


                                                  范疇:藝術的定向

                                                  第三章:性知覺
                                                  (上)
                                                  《美 的 選 擇》
                                                  陳雨光美學專著


                                                  第十屆全國美展優秀作品獲獎畫家 李蒸蒸《重彩工筆設色·陳雨光先生》65×53cm
                                                          
                                                  陳雨光(憨牛),農歷1949年生。選擇美學與中國畫視錯覺學說創始人。先后獲得過十余項省部委級科研成果獎(包括國家級課題)。在經濟、數學、計算機、美學、哲學、邏輯等跨學科領域,出版有十數部專著,發表有數百萬字論文。其主要藝術哲學類代表著有《美的選擇》、《視錯覺:中國畫的基本格局》;書畫鑒評本《唐詩三百首書畫集》、《宋詞三百首書畫集》、《元曲三百首書畫集》、《中國當代花鳥畫作品精選》、《中國當代工筆畫作品精選》;策劃組織了《中國畫三百家》。
                                                  《美的選擇》集數十年努力,首次在國內從藝術哲學的角度,對中國畫學科體系的確立做出了兩大基礎性探索:第一,定義且回答了“何為中國畫”,揭示了“察覺不到光線作用的繪畫法則”。第二,創立了以視錯覺動向力發生學為內核的選擇美學,從整體論的范疇論,定義了“何為美”。
                                                  著作者是至今唯一耗時八年、約集了三百多書畫名家,編寫出版了填補空白的書畫鑒賞版《唐詩、宋詞、元曲三百首書畫集》的詩評鑒賞家。
                                                  基于當代藝術家的深度交誼和研究,著作者在珍藏的《元曲三百首書畫集》中,共獲得百多位專業畫家的大力支持,并收到了310幅精心創意的繪畫原作?,F今,許多書畫大家己故世。隨日時移,這部著作中的創作真跡和筆墨文范,己成為理解藝術的無法再獲的瑰寶,尤其數次展覽所引起的轟動,更證明,作為國粹的“詩詞曲/書畫文”的超越時空的神圣的崇高。


                                                  范疇:定向·性知覺
                                                  美的選擇·陳雨光美學專著

                                                  目錄
                                                  第一章:眼睛中的思想
                                                  第二章:知覺動向力
                                                  第三章:性知覺
                                                  第四章:精神象性
                                                  第五章:整體的特殊

                                                  范疇: 道為陽之陰——道(陰/陽) 
                                                                          ——我的認知



                                                  崔虹《山里紅》170×91cm
                                                  (入選第二屆中國人物畫展、獲中美協主辦《中國西部大地情中國畫大展》銅獎)



                                                  著名藝術家崔虹的《山里紅》,是讓我切切難忘的一件藝術品。她的意義不是列國展、獲大獎,而是讓藝術欣賞了優美。
                                                  優美是古希臘的美學范疇,也是西方美術范疇論的內核。但至今仍是“剪不斷,理還亂”的概念。我在《靜穆的永恒》中再論了溫克爾曼的觀點:高貴的單純與靜穆的偉大。從文藝復興的沉思角度,好理解。但若從社會考古學角度,就成為學術的“剪不斷”。我在文中提出了重要設問:為何《命運三女神》,出現在野蠻殺戮期。具有和諧、真實、親切、崇敬的社會象征意義的優美,能讓渴望洗凈野蠻的心靈,得以寬慰。后來的《勝利女神》,同樣用女性的優雅,戰勝殘忍的血腥。古希臘藝術的偉大,就在于此,讓人百思:為何菲狄亞斯把美感賦予了和諧于自身的理想的女性,而端莊、儀方、秀健、純粹、柔潤,為何成為了優美的魅力,打動世世代代?
                                                  每讀《山里紅》,我都要欣賞這一提問,正是她,把我帶入難忘的美感。


                                                  她微笑,含羞,
                                                  從大山的紅漫中走來,
                                                  從禮花的綻放中走來,
                                                  從輕歌的旋舞中走來,
                                                  從柔和的微風中走來。

                                                  她走來,秀健,
                                                  像在用畫筆書寫古希臘的靜穆,
                                                  像在用色彩點染愛琴海的永恒。
                                                  她用浪漫的步調輕吟:
                                                  純粹的超越,
                                                  和諧的理性,
                                                  單純的高貴,
                                                  優雅的天真。

                                                  沒有她,
                                                  窈窕不會成為淑婉的詩經,
                                                  雋永不會成為清雅的格調,
                                                  婀娜不會成為舒展的舞姿,
                                                  平淡不會成為雋永的境界。

                                                  看到她,
                                                  就看到了美。
                                                  本質,
                                                  聯系,
                                                  范疇,
                                                  嬌羞而嫵媚,
                                                  清徹而文雅,
                                                  性感而自然,
                                                  嫻靜而寧逸。

                                                  她總在微笑,愜意,
                                                  讓人難忘。
                                                  瞥一眼,
                                                  走過,
                                                  遠遠地,
                                                  卻老想回頭,
                                                  尋找,
                                                  那個曾經的燈火闌珊處。

                                                  如果一件藝術品,比如《山里紅》,能讓人欣賞范疇,并從優美中理解藝術,這件藝術品就具有了用魅力打動人心的創造力。在人類一步一步作為記憶的美好的博物館中,具有范疇屬性的藝術,會蘊藏一種讓你總想看看的引力。此時,藝術史的長老會問:孩子,看到了什么,為什么她有魅力,能把你的眼球牢牢抓???
                                                  遺憾,至今,我仍然無法回答。
                                                  困惑在于,為什么欣賞的眼睛,能在其思想中,生發一種象形本身無法直接觀看到的概念,而且,這一概念又往往是首先就要定立的主題。這就是上面的設問:有創意的眼睛為什么會表現概念?
                                                  這一困惑,難解的深奧,是優美為何能成為表現的范疇,藝術家在創意時,眼見的現實,也許是一絲不掛的赤裸的充滿性感的美麗的姑娘,是天欲性體,可眼睛卻藝術地從性與欲的本能中超越,把定向設在形無可捉的概念——優美上,憑什么概念超越天性,藝術創意到底看到的是天欲的性姿,還是優美的概念?
                                                  聯想古希臘的野蠻與優雅,文明在道德期前血與沙的崇高期,美卻讓柔和成為剛猛的對抗,她是女人,是偶像雕塑,她沖突地在男人的對抗中屹立,并用赤裸擁有的天性,祈禱、祝愿、象征,并征服一切。



                                                  安格爾《泉》1856盧浮爾美術館藏


                                                  安格爾,用36年的漫長,用無數推敲,用榨干想象,實現了《泉》的追求。
                                                  我在盧浮宮《泉》的面前,體驗“海底的靜溢”,正好,與《米洛斯的維娜斯》,互映了古希臘“單純的高貴”。
                                                  是什么讓凝煉的單純,成為藝術的偉大,古希臘到底看到了什么?
                                                  尤其是其全民性的對人體的推崇,并把這種美的象征,民族化為藝術的雕塑。這在任何其他民族的藝術活動史中,是從未出現的。
                                                  崔虹用單純的《山里紅》,讓藝術欣賞到了優美的羞澀。
                                                  更一步,我欣賞到的,愈是女性特有的權力——羞澀的純真,這種美感,不是半掩批吧,不是千呼萬喚,而是天真的凝煉,是筆墨“性感的雕塑”。


                                                  第三章:性知覺


                                                  她——米洛斯的維娜斯,
                                                  站在盧浮宮。
                                                  用高貴的單純,
                                                  向理性宣言:
                                                  美永遠是藝術的舞臺。

                                                  我,
                                                  面對藝術的舞臺,
                                                  欣賞理性的純粹,
                                                  發現:
                                                  人永遠是藝術舞臺上的主角。



                                                  無名《米洛斯的維娜斯》(盧浮宮)


                                                  在藝術的舞臺上,
                                                  作為美的呈相發生,
                                                  視域中心,
                                                  永遠只能看到兩種人——
                                                  男人和女人。
                                                  從性知覺心理講,
                                                  也只有兩類——
                                                  男性與女性。
                                                  從社會的文明進程講,
                                                  也只有兩化一一
                                                  男性化與女性化。
                                                  從性感的知覺體驗講,
                                                  也只有兩型——
                                                  陽剛與陰柔。
                                                  從道義的哲學思想講,也只有兩極一一
                                                  陰與陽。

                                                  我說:美的概念,起源于性知覺的光譜效應。
                                                  就因為藝術讓男性與女性發光,光照,明亮了社會、家庭、私有制和國家,光明讓人用詩去詠嘆,用文去欣賞,用藝去呈相。
                                                  這些詩意的美感,我己用三篇長文《元始天欲一一美的起源》加以闡述。目的,就是要記念偉大的休謨:

                                                  性——那一自我滿足的欲望,是人類最根本的激情,是引導我們最根本的力量。                                                 
                                                                                    
                                                  世界上凡是偉大的讓人難以忘卻的藝術,都是男人與女人的故事。
                                                  他和她的感動,在西方,用范疇的崇高、優美、悲劇、喜劇,讓人欣賞作為史詩的角色。在東方,則用范疇的豪放、婉約、達世、野逸,讓人欣賞作為士者的情懷。其實,婉約的優雅,豪放的崇高,都是男人與女人眼睛中的理性。
                                                  他和她的美,是性的呼喚。只有人類,才能把性的渴求,概念為社會,關系,道德,倫理,法律。
                                                  這就是美感化意的完形。
                                                  人類面對的男人與女人的關系,因完形而知覺形象的圖化。
                                                  我在《元始天欲》中問:背椎動物無一例外地用牽掛與對抗,完結愛欲的組織,人有區別嗎?
                                                  沒有。
                                                  人是唯一把這種愛欲的組織,進化為社會、家庭、道德與法律的“高級動物″,不同的,僅是把“可愛的性吸引”,概念為理性的規范。對柔情的占有欲,將演繹化為單純的偉大與靜穆的永恒。赤裸的雕塑,已神欲為意化的象征,兩性藝術從古即拉開了欣賞的帷幕,造型藝術的三大領域:繪畫、雕塑、建筑,無一例外地要從兩性中吸取靈感。

                                                  知覺是一系列組織并解釋外界客體和事件的產生的感覺信息的加工過程。換句話說,知覺是客觀事物直接作用于感官而在頭腦中產生的對事物整體的認識。知覺有這樣幾個特性:整體性、恒常性、意義性、選擇性。



                                                  葛飾北齋《神奈川沖浪里》

                                                  最著名的兩性藝術是葛飾北齋的《神奈川沖浪里》,這是讓人驚奇地縣有時間恒定和世界影響力的藝術,巨浪之上的兩性抽象,打破了之前一切藝術的想象。北齋說,70歲前,他全在浪費時光。之后,他用休謨眼中最根本的激情與力量——杵戳與吸吮,把日本幾百年的藝術渴求,都集中在這個25.7ⅹ37.9cm的平面中,不僅成為日本的標識,也影響了塞尚、莫奈、凡高、高更,浮世繪的風吹醒了印象與世界。
                                                  北齋的兩性印象,重視的不是主題與觀念,而是色彩與形體。這恰與對反射光感興趣的光感印象一拍即合。需要指出的,浮世繪要表現的兩性概念,其實是非法的,是藝術讓它得到寬容。日本僅有的一次在藝術前變得“紳士”,這就讓單純的偉大,顯得一點也不單純。因為它恰恰映象了古希臘兩性藝術的根本。如果同時研究畫家另一幅代表作《海女與章魚》,激蕩的性向住,把復雜的道德與法,單純的天欲與性,形成范疇的對撞,藝術據此發現了更深層的命題。
                                                  當然,本書的目的,不是對此命題做推證,而是重述另一命題:脊椎動物的性牽掛與抗據。這是基本命題,一切藝術創意源此發生。
                                                  《勞塞爾的維納斯》,是人類三萬年前的兩性想象??脊诺膭訖C,讓人類的雙眼,在古遠的洞中,憑借松把才能發現一瞬的敝亮。她有巨大的乳房和生殖器。這也許是啟今人類最旱的關于美的詠嘆。如果和不知什么時期創意的現陳設在盧浮宮的《斷臂的維娜斯》相比,兩類維娜斯,那一個是心中的女神?答案會十分單純??蓮碗s卻是兩性藝術的歷史。勞塞爾深不可見的古洞中,松把閃爍的性美,是交媾與繁殖,乳房、生殖囂、天性,閃爍中體驗到的美是什么。杵戳與吸吮,北齋眼中,天欲本能象女性巨浪,把男性占有藝術地包容。不知從那一天開始,人類用建筑的藝術,更形象化了勞塞爾的維娜斯,讓包容的家,有了門,有了窗,想象的陽光,射入的柔情,溫暖愜意成了獲取吸吮的意志,一步一步,人類天欲的感官,更向往溫柔堰意的滿足,于是有一天,一個男人,在黃昏落霞時刻,神圣地把一個女人,牽入屬于他和她的門中,女人幸福地“昏因”而入,家、門、窗,床,白潔的神圣,落紅的純潔,在喜慶的洞房禮儀中,人生體驗了最美的“洞房花燭夜”。


                                                  克林姆特《吻》

                                                  這個杵戳與吸吮的落紅時刻,是至今的婚儀乃至道德與法。由此,神圣的白與純潔的紅,成了真愛的象征,藝術,也由此有了暖調,有了牽掛的冷熱,有了文學的喜悲。忠誠與貞操、純潔與節操,己從性生理演譯為性道德,性美的知覺化意為德美的知覺,這很像道德期的奧林匹亞,用健裸的競技取代赤裸的殺戮。文明,讓性渴望知覺到概念的理性。
                                                  世界的一切,都發生在男人與女人的身上,崇高、優美、喜劇、悲劇,都是兩性的范疇,都是兩性的藝術。
                                                  克林姆特把它理解為軟毛中的喜愛和黃金中裝飾,席勒把它理解為生的欲望和死的威脅,羅丹把它理解為光明的歡樂和罪惡的深淵。


                                                  羅丹《吻》


                                                  有機體的基本屬性,是代謝、生長、發育、繁殖。荷爾蒙是奮起活動的激素。在古希臘人眼中,創意是性激情的反映。天然萌發的欲求,牽掛抗拒的本能,感知心底的渴望,就是生發于性、愛、美的能創造歷史的根本力量。我從考古學中發現:甲骨文美,金文書性,金文言愛,美學三個元始字義——性、愛、美,皆生發于心欲萌求。而欲因性求,又是從古致今,一切藝術的源泉。安格爾花了近四十年,用理想中的水曲線,描述了心目中的維娜斯,其實,他就是想證明,三萬年前,《勞塞爾的維納斯》,是如何一步一步演化美的。是什么,左右了安格爾近四十年,是什么,讓人在多爾多涅的山洞中,對性頂禮膜拜。
                                                  我以為,就三個字——性知覺。



                                                  席勒《擁抱》100 x 170.2 cm(1917,維也納國家美術畫廊)



                                                  十分遺憾,這個左右一切發展的根本力量的概念,至今,除了我,無一人研究。美學,為什么更多的人,花更多的氣力,像阿恩海姆言說的,空談那些更多的與之毫不相干的東西。而美是性知覺的發生,卻無人關照。
                                                  這就是我總愈慨嘆的悲哀。
                                                  今天,我也想象打著松把,在勞塞爾的深處,看能不能捕捉到有關慨念的閃爍。

                                                  定義:性知覺是荷爾蒙作用下眼睛對光譜感應的思想加工過程。性知覺的基本特性是:整體性、恒常性、意義性、選擇性。性知覺的美學范疇是:崇高、優美、悲劇、喜劇。


                                                  陳雨光《吻》


                                                  評論
                                                  還可以輸入 1000個字符
                                                  全部評論(9999
                                                  欧美色色网|91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日韩中文字幕在线|中文字幕乱人伦高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