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美網
                                                  掃碼關注 中國美網 有禮相送

                                                  歷代中國畫家筆下的四川

                                                  來源:中國美網 ·10714 瀏覽 ·2023-04-03 21:43:11

                                                  摘要

                                                  在中國繪畫史上,有關各地的文獻史料可謂浩如煙海,數不勝數,這就是各地的繪畫史或美術史。然而,從傳統繪畫來看,各地各個歷史時期的人物、山水、花鳥,在中國畫家的筆下呈現出什么面貌?具有什么特點?這可以說還是一個空白。本文以四川為例,選擇各個朝代畫家們描繪四川的最有代表性的繪畫作品進行研究,這些作品秦漢之前均為四川本土畫家所繪,秦漢之后大多為其他省市區畫家所繪,人們會發現,如果將這些畫作串連一起,就是一部濃縮了的從新石器時代到近現代5000年(以四川茂縣營盤山《飛鳥圖》彩陶畫為始)的四川歷史畫卷。雖然目前這種區域性的以畫說史、以畫證史、以畫論史的研究,在國內還是一個較新的領域,但其并不亞于文學、詩歌的影響力、傳播力,在挖掘中華優秀歷史文化資源的今天,是值得高度重視的。對于四川如此,其他省市區亦然。

                                                  關鍵詞:歷代  畫家  描繪  四川  

                                                  有史以來,作為天府之國的四川,有關文字的文獻史料可謂浩如煙海,數不勝數。然而,從造型藝術的繪畫來看,四川各個歷史時期的人物、山水、花鳥,在中國畫家的筆下呈現出什么面貌?具有什么特點?這可以說是四川美術史的一個空白,也是中國美術史的一個空白1。

                                                  為什么說這是一個空白呢?目前國內大多數省市自治區都有各自的美術史,如四川就有筆者所著的《四川美術史》全三冊,部分省市區還有繪畫史,但這些美術史或繪畫史均寫的是各自區域的美術家或畫家及其作品,而沒有包括其他省市區畫家所畫的描繪某個區域的繪畫作品?!端拇佬g史》就沒有將外省市區畫家描繪四川的作品列入其中。目前,我們在文學詩歌領域有大量諸如“歷代中國作家筆下的×地”“歷代中國詩人筆下的×地”等的著述,然而在繪畫研究中,卻幾乎沒有諸如“歷代中國山水畫家筆下的×地”“歷代中國人物畫家筆下的×地”這樣的成果。顯然,這與繪畫在中國文化中的崇高地位是不相匹配的,與繪畫在各區域文化中的特殊影響也是不吻合的。無論如何,作為一門學科,畫家(無論其籍貫)特別是中國知名的畫家,他們用畫筆對某個區域面貌的描繪,對這個區域的歷史、文化等在全中國、全世界的傳播,都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如四川,唐代李思訓《明皇幸蜀圖》、宋代梁楷《李白行吟圖》,就擴大了中國乃至全世界對巴蜀蜀山蜀道、對四川歷史文化名人李白的深入了解,歷1000余年仍彌久恒新。

                                                  有鑒于此,筆者嘗試以四川為例,以《中國歷代畫家筆下的四川》為題,進行一些研究。

                                                  茲對本文有關事宜做如下說明:一是“畫家”的含義,不單指四川區域的畫家,還包括其他各省市區的畫家,即所有中國的畫家。二是由于宋代(包括宋代)之前紙質繪畫作品罕見,所以本文介紹的繪畫作品,不僅包括紙質畫、絹畫、壁畫等,還包括針刻畫、鑲嵌畫、畫像磚、畫像石、漆(木板)畫等其他繪畫門類。三是本文中的四川有兩層含義,第一層是地理范圍的含義,指歷史上的巴蜀地區,即今川渝地區,但又不限于川渝地區?!鞍褪褚惑w在秦基本形成,唐中后期劍南道分為兩片,將巴蜀荊西陜南分為兩片,巴蜀才分離。至元建四川行省,再次巴蜀一體,于今川渝分離?!保ㄎ乃嚺u家、文化學者劉大橋語)第二層是作品的含義,即這些繪畫作品必須是描繪四川地域的作品,可以是山水風情,也可以是人物,甚至花鳥(花鳥很少,因為很難表現地域特點),但必須是描繪四川地域的,否則,無論畫家多么著名,也不在此文介紹。

                                                  本文以中國歷史朝代為順序,限于文章篇幅和字數,只選擇各個朝代、各個繪畫門類最具代表性的作品進行研究和介紹。

                                                  1.唐林:《繪畫四川五千年》,《四川日報》2022年3月4日第10版(報紙版)。


                                                  一、先秦  原始與神秘

                                                  先秦時期,古蜀繪畫藝術較為發達。從新石器時代、商、周到戰國的陶器、銅器、石器、玉器、金器之上,蜀地皆有精美的繪畫作品呈現。如廣漢三星堆金杖上的《魚鳥人面圖》、成都金沙遺址玉石上的《肩扛象牙人物圖》、宜賓珙縣的原始巖畫《執傘狀物的僰人》,等等,這些作品雖然粗獷、稚拙,但已具備了在平面空間展示形象的基本性能,可看出在原始社會至春秋戰國時期以線造型的特色已在巴蜀地區初步形成,可視為四川最早的繪畫藝術之一,它們體現了這一時期古蜀國的原始與神秘。


                                                  (一)《飛鳥圖》彩陶畫

                                                  彩陶畫,指在陶器上施繪彩色的圖案畫或寫實畫的作品。一般使用原始毛筆,所用顏色有紅、黑、白等??脊虐l現的大量陶畫中以圖案畫居多,寫實畫較少。1.彩陶可以認為是中國最早的繪畫之一,2.如:西安半坡新石器時代遺址出土的人面、魚等。四川先秦時期彩陶以川西地區出土最多,3.主要是四川岷江流域汶川縣地區,它受到馬家窯彩陶文化的影響4.。

                                                   彩陶畫《飛鳥圖》(摹本)   原彩陶罐四川茂縣營盤山出土


                                                  《飛鳥圖》彩陶畫,5.2003年阿壩州茂縣營盤山新石器時代遺址出土,共2件。其中1件為陶罐,在上腹一周10組半圓形內各繪2只飛鳥,共20只。這些變體鳥紋的飛鳥,配以草卉紋等圖案,顯得非常稚嫩、簡單、古樸、純粹,線條流暢、嫻熟。由于營盤山遺址出土的彩陶器均為本地制造的產品,6.故它們是生活在這一藏羌地區的先民們親手繪制的?!讹w鳥圖》是圖騰崇拜的產物,是史前蜀地藝術家對于神鳥傾注了熱烈的情感及對于表現對象發揮獨特藝術理解所創造的巧妙奇美的“抽象的鳥”。

                                                  營盤山遺址位于茂縣縣城鳳儀鎮附近,地處岷江東岸。茂縣在較長歷史時期內一直是岷江上游地區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以營盤山遺址為代表的岷江上游新石器文化遺存既有本土文化成分(為主),同時又有多種外來文化類型(如甘肅),并且與成都平原的寶墩文化之間有一些共同的文化因素。

                                                  這件作品大約繪制于5500—5000年前,應是迄今為止四川境內發現的最早的一幅手繪花鳥畫。

                                                  四川早期彩陶畫還有1992年茂縣牟托村一號石棺墓(戰國晚期)出土的、繪于一件雙面牛頭鈕蓋漆繪陶罐之上《圓臉人頭像》,約繪制于2000年前,是目前為止四川發現的最早的手繪寫實人像畫,人頭畫面雖然非常小,但對于研究巴蜀地區早期人像繪畫,彌足珍貴。

                                                  (二)《祭山圖》針刻畫

                                                  針刻畫,也稱為錐刻畫,或以為用高硬度的刻刀所鍥刻而成,完全以線條勾勒表現事物和人、獸。巴蜀地區利用鏨刻方式和反復刻畫方式7.制作的針刻畫主要出現在德陽三星堆和成都金沙遺址出土的金器、玉器之上。這種在金片表面刻畫陰刻紋之作法和玉器表面細陰刻線、具敘事性之圖案,僅見于蜀地8.。


                                                  1. 吳詩池:《中國原始藝術》,紫禁城出版社1996年,第97頁。

                                                   2.阮榮春、羅二虎主編:《古代巴蜀文化探秘》,遼寧美術出版社2009年,第15頁。

                                                  3. 陳劍:《川西彩陶的發現與初步研究》,載《古代文明》(第5卷)文物出版社2007年。

                                                   4.朱亮亮等:《史前彩陶上的繪畫》,載《美術考古與美術史》上海大學出版社2008年。

                                                   5.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等: 《茂縣營盤山遺址試掘報告》,載《2000 成都考古發現》科學出版社2002 年。

                                                  6. 蔣成、陳劍:《岷江上游考古新發現述析》,《中華文化論壇》2001年第3期 。

                                                  7. 肖璘等《成都金沙遺址出土金屬器的實驗分析與研究》, 《文物》2004年第4期

                                                   8.李建偉:《商代黃金制品研究》,載《美術考古與文化資產》上海大學出版社2009年。


                                                   針刻畫《祭山圖》(摹本)  原玉璋四川廣漢三星堆出土


                                                  《祭山圖》(也稱《巫覡祀山圖》《巫師祭山圖》)針刻畫,刻于四川廣漢三星堆二號祭祀坑出土的玉璋之兩面,也稱人紋邊璋,這件呈刀形玉璋兩面分別刻有站立的女青年(或巫師)、大山、跪坐的女青年(或巫師)。圖案內容生動刻畫了古蜀國原始宗教祭祀場面,反映祭祀神山及神山上神靈,1.祭山場面2.顯得極為神秘。圖案充分展示了古蜀美術家豐富的想象力和高超的技藝,從此可窺知占蜀繪畫藝術的水平和特色。3.其制作時間大約在公元前1255—前1200年之間?,F藏四川廣漢三星堆博物館。

                                                  廣漢三星堆遺址年代為公元前2800年一公元前800年,是中國迄今為止已發現的歷史最早、規模最大的古蜀都城遺址。三星堆有太多的未解之謎,尚未被揭開。

                                                  這件刻有《祭山圖》的玉璋是國寶中的國寶,是國家首批禁止出國展覽(簡稱《首批禁止目錄》)中的國寶,與后母戊鼎、良渚出土玉琮王等國家重器并列。

                                                  與此相同的還有:刻于四川廣漢三星堆一號祭祀坑出土的金杖上面《魚鳥人面圖》,其金杖也是《首批禁止目錄》中的國寶;刻于2001年成都金沙遺址出土的、厚度僅0.02厘米的金王冠帶表面的《魚鳥圖》,是與中國文化遺產標志“太陽神鳥”金飾齊名的國寶級文物,等。

                                                  三星堆和金沙代表了初期古蜀文明最光輝、“亦殊瑋瑰絕麗”的最高成就(歷史學家譚繼和語)。

                                                  (三)《寵物與狩獵圖》鑲嵌畫

                                                  中國青銅工藝到東周時期開始追求繪畫性,借鑒繪畫藝術以線條造型的基本手法,以及復雜的構圖,采用鑲嵌的技術,在器物壁面刻畫表現各種社會生活或神異的題材,內容豐富,構圖完整,表現技巧卓越,因此可以視為一種特殊的繪畫表現形式,可稱為鑲嵌畫,也稱“銅器畫”,或者銅器畫像。

                                                  鑲嵌畫《寵物與狩獵圖》(局部) 原青銅壺四川宣漢縣羅家壩遺址出土

                                                   1.李復華、黃劍華主編:《四川文物志·第二冊·青銅器玉石器類》,《四川文物》編輯部2004年,第107頁。

                                                   2.(日)安田喜憲主編,蔡敦達等譯:《神話  祭祀與長江文明》,文物出版社2002年,第179頁。

                                                  3. 故宮博物院編:《故宮學刊  第九輯  2013年 總第9輯》,第91頁。


                                                  《寵物與狩獵圖》,鑲嵌于2003年出土于四川宣漢羅家壩遺址二號墓的一只戰國早期狩獵紋銅壺之上。壺腹部上、下各有四組圖案。上層四組圖案可稱為“飼養寵物圖”:左邊一頭牛,右邊有一只禽鳥,下排一頭類似鹿的動物,中間一人,半蹲狀,伸手親呢撫摸右邊狗頭。下層也分四組圖案,可稱為“狩獵圖”:有禽鳥、怪獸、類似鹿的動物和牛。下排四個圖形,有兇猛的怪獸,有人作弓步狀持弋獵殺兇猛怪獸,有雄獅獵殺梅花鹿。畫面紋飾非常精美,市局井然有序。

                                                  四川宣漢羅家壩遺址屬于巴人文化遺存,距今3000—4700年,其研究尚待深入。

                                                  《寵物與狩獵圖》是戰國早期巴人所創造的藝術珍品之一。

                                                  與此相類似的鑲嵌畫還有:發現于1965年成都百花潭中學戰國早期墓的一件銅壺之上1.的《習射采桑宴樂及水陸攻戰圖》,它是我國最早鑲嵌畫的代表作之一。此壺現藏于故宮博物院。

                                                  那么,這些先秦時期的彩陶畫、針刻畫和鑲嵌畫的作者是些什么人呢?如果在商周之前,作者應該是制作這件器物的當地的工匠,因為在原始社會,所謂的畫家還沒有從勞動中分離出來;而商周之后,作者應該是奴隸,因為“進入商、西周奴隸社會以后,從事美術專工的畫工是以奴隸的身份出現的2.?!?/span>


                                                  二、秦漢   富饒與奢華

                                                  自秦于公元前316年攻占巴蜀后,蜀地發生了劃時代變化,至秦漢三國時,蜀地已被稱為天府之國,“家有銅鹽之利,戶專山川之材,居給人足,以富相尚”(《華陽國志·蜀志》),當時四川甚至是中國最為發達的地區之一。這一時期,蜀地制作的一些描繪四川的繪畫作品具有世界知名度,如畫像磚《弋射收獲》《鹽井》《市井》《鼓吹》等,畫像石如《車馬出行宴舞百戲圖》《吻》等,漆畫如《觀舞圖》《貴族生活圖》《西王母圖》等,壁畫如《荊氏宴飲圖》等。由于當時還沒有所謂的大寫意、小寫意之類的繪畫概念,可以這些作品是高度寫實的,既呈現了四川盆地的富饒,又表現了蜀地貴族生活的奢華。

                                                  本節分為畫像磚、畫像石、漆畫、壁畫四個門類介紹。

                                                  (一)《宅門》畫像磚

                                                  畫像磚是盛行于東漢時期的一種墓室裝飾材料,即用有各種浮雕圖案的磚,鑲砌在墓室的洞壁上,看上去如壁畫一樣。漢代四川畫像磚指四川地區出土(主要從磚石墓出土)的漢代畫像磚,以數量眾多、內容豐富、刻畫細致又精巧而著稱于世,堪稱當時四川社會經濟生活的百科全書。四川是中國漢代畫像磚發現最為集中和最多的地區,出土地點主要在成都平原和成都平原周邊地區。

                                                  東漢《宅門》畫像磚拓片  原磚四川德陽黃許鎮出土


                                                  《宅門》畫像磚,也叫《屋門》或《甲第》,四川德陽黃許鎮出土,磚高22厘米,長46.5厘米。今藏重慶市博物館(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本圖描繪的是漢代成都平原一所宅院的前大門,院內兩側各有一樹,右為柳,左似為榆。一鳥停于柳樹上,另一些鳥正在飛回。畫面雖然表現的是一幢建筑,但不如說是一幅最完美的風景畫和山水畫。院墻外楊柳依依,體現出滿院春色關不住的盎然春意,讓人不禁聯想到住宅主人的富裕生活。它不僅是四川漢代庭院的代表作之一,也是中國秦漢繪畫的代表作之一。

                                                  此圖在中國美術史上甚為有名,在著名美術史家郎紹君等主編的《中國書畫鑒賞辭典》中,成都畫像磚僅收錄四塊,此圖即在其中,與最有名的畫像磚《弋射收獲》《鹽井》《鼓吹》并肩齊列。

                                                  1. 四川省博物館等:《成都百花潭十號墓發掘記》,《文物》1976年第3期。

                                                  2. 華彬:《中國宮廷繪畫史》,遼寧美術出版社2015年,第10頁。


                                                  類似畫像的還有:《采蓮》畫像磚, 四川新都縣(今成都市新都區)出土,新都文物保管所藏,《采蓮》是四川畫像磚抒情的代表作,甚至有人說,它開創了東漢山水畫的序幕;《釀酒》畫像磚,1979年四川新都縣(今成都市新都區)新龍鄉出土,四川博物館藏,等

                                                  (二)《車馬出行宴舞百戲圖》畫像石

                                                  漢畫像石為漢代墓室、墓地祠室、墓闕等上面雕刻畫像的建筑構石。這種表面光滑、上面刻有各種圖案、圖形的畫像石,出現于西漢末年,流行于東漢時期,1.主要用于建造墓室和地面祠堂四壁。四川畫像石以棺槨碑闕之裝飾為主,題材廣泛,內容豐富,形式多樣,雕刻精良。四川屬于漢畫像石范疇的主要有石棺、崖墓、石闕、石墓,不論線刻、浮雕(弧形浮雕)和圓雕三者在技法上都已達到相當高的水平。

                                                  《車馬出行·宴樂圖》畫像石拓片(部分) 原石成都羊子山漢墓出土

                                                  《車馬出行宴舞百戲圖》畫像石,成都羊子山(成都北郊駟馬橋附近)一號墓出土,現藏重慶市博物館,是早年國家文物局調撥到重慶的,今為重慶市博物院鎮館之寶。這是一組大型畫像石,分為“宴舞百戲圖”和“車馬出行圖”兩個部分,由8塊石頭組成,全長1130.3厘米,寬45厘米,上有車12輛,人物117個,馬56匹,猶如一幅長長的畫卷。畫像構圖嚴謹,疏密有度,錯落有致,動感強烈,反映了漢代官吏出行時的威儀和宴客時有樂舞百戲助興的熱鬧場景。

                                                  類似的畫像石還有:出土于成都金牛區曾家包漢墓的《農作·養老圖》畫像石,以養老圖極為珍貴2.。


                                                  (三)《觀舞圖》漆畫

                                                  漆畫,也稱漆器繪畫,3.是漆器上裝飾性的繪畫,是以天然大漆為主要材料的繪畫,漆畫有繪畫和工藝的雙重性。巴蜀漆畫歷史悠久,最早可上溯到殷商時期的三星堆髹漆雕花木器,4.而到了漢代,可以說達到了有史以來的巔峰。漢代蜀地漆畫,包括蜀郡(治所今四川成都)、廣漢郡(東漢時治所在今綿陽市東北涪縣和今四川廣漢市北雒縣)制作的漆器上的繪畫作品,在朝鮮樂浪郡、安徽、湖北、湖南等地均有發現,進一步說明,早在2000年前,蜀地的工藝美術已是非常先進和發達,這些當然是建立在蜀地的富饒之上。漢代蜀地漆畫大部分是描繪上流社會的生活。

                                                  1. 倪志云:《美術考古與美術史研究文集》,齊魯書社2006年版第268頁。

                                                  2. 余德章、黃劍華主編:《四川文物志·第三冊·畫像磚畫像石卷》,66頁。

                                                  3. 邵學海:《先秦藝術史》,山東畫報出版社2010年,第395頁。

                                                   4.陳顯丹:《廣漢三星堆遺址發掘概況、初步分期》,載《南方民族考古》(第2輯)四川科技出版社1989年。


                                                  《觀舞圖》漆畫(摹本.局部) 原玳瑁盒朝鮮樂浪郡城遺址出土

                                                  《觀舞圖》,也有人稱之《羽衣舞人圖》或《胡人舞蹈圖》,1925年由日本東京帝大文學部發現于朝鮮樂浪郡城遺址東漢王盱墓。此圖繪制于一玳瑁小盒(飾品盒)的玳瑁薄片上,中央有葉狀4枚,葉尖有長帽裘衣人物4人,大概在表演漢代的四裔樂。上段左坐二老人,右坐二婦人,為觀舞蹈圖。下段中央裾坐的男子,大概也是扮演舞蹈姿勢。左右二女二男,也在觀舞。觀舞者當然是貴族們1.。

                                                  之所以說《觀舞圖》是蜀地制作的,是因為朝鮮樂浪郡出土的一些漆器上有“蜀西工”“蜀郡西工”“廣漢郡工官”銘文,說明它們制作于今天的四川。朝鮮樂浪郡(公元前108年—313年)是西漢漢武帝于公元前108年攻滅衛氏朝鮮后在朝鮮半島設置的漢代四郡之一。

                                                  這幅《觀舞圖》漆畫在中國美術史上極其著名,在《中國書畫鑒賞辭典》一書中,新石器時代至秦漢各繪畫門類僅收錄50件繪畫作品,如《鸛魚石斧圖》《舞蹈紋盆》等,每一件都名聞天下,《觀舞圖》即在其中。

                                                  類似漆畫還有:1984年安徽省馬鞍山大將軍朱然墓出土的《宮闈宴樂圖》漆畫和《貴族生活圖》漆畫,前者上繪55個形象不同的人物,是一幅世所罕見、精妙絕倫的大型漆畫,后者分別描繪貴族們宴飲、出游、娛樂、梳妝情景?,F均藏安徽省馬鞍山市博物館,其中一件是《首批禁止目錄》中的國寶。之所以說其它們是蜀地畫家所繪,是因為該墓出土部分漆器上有“蜀郡造作牢”“蜀郡作牢”的銘文。

                                                  (四)《荊氏宴飲圖》壁畫

                                                  壁畫是人類歷史上最早的繪畫形式之一。四川是中國最早有壁畫并十分著名的地區之一。早在東晉,書圣王羲之曾托請他的朋友、益州剌史周撫將軍,幫他摹寫成都學堂(周公禮殿)的壁畫,說明蜀地壁畫在東晉之前就已聲名遠揚著。2.不過,由于壁畫的不易保存的特殊性,這些地面上的漢代壁畫早已不存,現存的東漢壁畫僅見于墓室,且大多不完整或僅余單幅,如綿陽三臺縣柏林坡1號墓的《宴享圖》《升仙圖》等,碩果僅存的只有《荊氏宴飲圖》了。

                                                  1. 唐林:《<觀舞圖>   蜀地或是中國水墨畫源頭》,《成都日報》2020年11月16日第10版

                                                   2.唐林:《王羲之與四川》,《文史雜志》2022年第1期。

                                                  壁畫《荊氏宴飲圖》之一   四川德陽中江縣民主鄉塔梁子崖墓3號墓

                                                  《荊氏宴飲圖》,壁畫,東漢,今位于四川德陽市中江縣民主鄉塔梁子崖墓3號墓第三重墓室的左側室內的石壁上,壁畫8幅。上層4幅基本保存完好,色彩鮮艷,下層4幅已脫落、模糊。畫面可以直接圖解,有主人、待從、文吏等,場景內容均為東漢荊氏家族的宴飲圖。壁畫上的約200字墨書榜題,從榜書可知,墓主人荊氏先祖原是朝廷高官,后得罪皇親國戚,被貶入千里之外的蜀地,然而,在遠離政治中心的窮鄉僻壤,其一家人仍然享受著優渥的生活。塔梁子這種連環畫式的崖墓壁畫,在全國獨一無二。

                                                  《荊氏宴飲圖》是中國南方最早的壁畫1.。

                                                  需要特別提到的是,在秦漢(包括蜀漢三國)以前,畫像磚、畫像石以及漆畫這三大類畫,是四川繪畫的主要的繪畫形式,但在秦漢以后,在四川地區幾乎不復出現,這與進入魏晉蜀地動亂有關,也與經濟水平下降,但更與墓葬風俗變化有關。漢代最崇尚厚葬,漢代之后人逝后大多就是薄葬了。畫像磚、畫像石以及漆畫這些物品,本來就是墓葬的產物,厚葬不復,也就失去的制作它們的原動力。當然,還與紙的出現有關。公元105年,蔡倫發明了紙,魏晉南北朝時期,紙由于產量高、價格低而廣泛流行了。作為繪畫的材料,紙張代替了其他材料。

                                                  富饒與奢華可以說是秦漢時期描繪四川的代名詞,其中,富饒在畫像磚表現尤多,奢華則在安徽馬鞍山朱然墓漆畫里表現得最為充分。

                                                  三、兩晉南北朝隋唐  安定與浪漫

                                                  兩晉南北朝時期,蜀地社會經濟基本處于停滯狀態。隋朝時間太短。入唐之后,除了少數戰亂之外,蜀地整體上是全國最安定富庶的地區之一。在繪畫方面,唐代體現得更為充分,尤其是唐朝兩個皇帝唐玄宗、僖宗入蜀避難,中原大批著名畫家也隨之入蜀,如吳道子、王宰、孫位、薛稷、盧楞伽、韋偃等,“蜀道僻遠,而畫手獨多于四方”(宋代鄧椿《畫繼》),加上蜀地本土的眾多畫家,唐末時期,全國繪畫最興盛的地區是巴蜀,而其中心在成都,“舉天下言唐畫者,莫如成都之多”(宋代李之純《大圣慈寺畫記》)。當時產生了許多描寫蜀地風光的著名作品,如吳道子、李思訓分別繪制的《嘉陵江山水三百里圖》、詩佛王維畫《劍閣圖》《蜀道圖》,以及規??膳c敦煌壁畫媲美的成都大圣慈寺壁畫,等,惜這些數不勝數的作品早已灰飛煙滅,不過,作為安定與浪漫這個唐代蜀地的主要基調,可從現存的《明皇幸蜀圖》和《李白行吟圖》兩畫中略見一斑。

                                                  1. 唐林:《<荊氏宴飲圖>  中國南方最早的壁畫》,《成都日報》2020年12月14日第10版。

                                                  (唐)李昭道《明皇幸蜀圖》(傳)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一)《明皇幸蜀圖》

                                                  《明皇幸蜀圖》,作者傳為曾官至右武衛大將軍李思訓之子、唐代著名畫家李昭道。絹本,設色,縱55.9厘米,橫81厘米,現藏臺北故宮博物院。此圖描繪安史之亂(755年)中皇帝唐玄宗逃入四川這一事件,表現“嘉陵山川,帝(唐明皇)乘赤縹,起三駿,與諸王及嬪御十數騎,出飛仙嶺下,初見平陸,馬皆若驚,而帝馬見小橋作徘徊不進狀?!保ㄋ未K軾《書李將軍三鬃馬圖》)畫中寫盡蜀山蜿蜒崎嶇之形貌,遠山與云霞相接,萬木披綠,泉流潺潺。行人策騎登山,有唐玄宗騎馬將過橋,馬匹受驚等細節。

                                                  李昭道,生卒年未詳,在山水畫上的成就,畫史上早有定論,唐代美術史家一致推崇為“國朝山水第一”,“畫山水樹石,筆格遒勁,湍瀨潺湲,云霞縹緲。時睹神仙之事,窅然巖岑之幽?!保ㄌ拼鷱垙┻h《歷代名畫記》)。而唐玄宗李隆基(685—762),后世多稱唐明皇,入蜀時間為天寶十五載(755)7月.玄宗逃亡到成都以躲避安史之亂,共計18個月1.。

                                                  《明皇幸蜀圖》產生最深遠的背景就是因為蜀地的安定,唐玄宗才得以入蜀避難。李昭道《明皇幸蜀圖》是中國美術史100幅名畫之一。

                                                  由于此畫影響很大,自古多有摹本和寫本,并藏于世界各地,如日本大和文華館、美國佛利爾美術館等。2.歷代畫家們筆下《明皇幸蜀圖》雖有不同,但有一點卻是相同,那就是蜀山險峰為主,高山巍峨,煙云疊嶂。蜀道太難了,所以重山峻嶺中四川盆地成了亂世中的一方凈土。

                                                   1.參見李敬洵分主編:《四川通史》(兩晉南北朝隋唐),59—60頁。

                                                   2.聞沨:《江西宜豐瀚道博物館藏趙伯骕款<明皇幸蜀圖>手卷》,《東方收藏》2012年9期。

                                                  (宋)梁楷《李白行吟圖》 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二)《李白行吟圖》

                                                  《李白行吟圖》軸,紙本水墨,縱81.2厘米,橫30.4公厘米,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藏。此圖中的李白側身而立,畫家只用了幾乎數得出的幾根線條,略加粗細濃淡的變化就完成了,然而就是這寥寥幾筆,就將成長于四川的唐代大詩人李白“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疏放不羈的個性,“一生好人名山游”瀟灑浪漫的神情,刻畫出來,傳神得讓人叫絕。

                                                  此畫作者梁楷,生卒年不詳,東平須城(今山東東平)人,南宋大書畫家,宮廷畫家,善畫山水、佛道、鬼神,喜飲酒,酒后行為不拘禮法,人稱是“梁風(瘋)子”。創“減筆”潑墨畫,對后世寫意畫有較大影響。代表作《潑墨仙人圖》為中國美術史100幅名畫。

                                                  李白(701-762),字太白,號青蓮居士,又號“謫仙人”。祖籍隴西成紀(今甘肅靜寧)。出生于西城碎葉,5歲隨父遷回內地,住劍南道綿州昌隆縣(今四川江油市)。1.開元十三年(725)25歲出川,在蜀期間長達20年。李白是唐代偉大的浪漫主義詩人。

                                                  梁楷的《李白行吟圖》,被譽為中國寫意人物畫稀世珍品和減筆畫的代表作。梁楷筆下的李白是唐代蜀地人民大氣、豪邁、浪漫的代表。

                                                  安定與浪漫是隋唐時期蜀地的主要基調。如果沒有安定,唐明皇就不可能從長安(今陜西西安)避難蜀地一年多,并一度改成都為南京,也不可能有后來的唐僖宗避難成都四年。2.如果沒有安定,詩圣杜甫也不可能千里迢迢投奔蜀地。同理,如果沒有浪漫,唐代的蜀地當然也不可能產生象李白這樣的偉大的浪漫主義詩人。

                                                  四、五代兩宋  享樂與樂觀

                                                  五代兩宋,如全國一樣,除了南宋末期抗元之戰的四、五十年,蜀地十分富裕,這一時期描繪四川的作品史載的不少,如黃筌、黃居寀父子同繪的《青城山圖》《峨眉山圖》,五代畫家成都人李升繪《霧中山圖》(大邑霧中山)、《漢州三學山圖》(漢州即今廣漢)、《彭州至德山圖》,等等,不過,由于年代久遠,這些作品早已不存。不過,從傳世的數幅繪畫作品可以大概了解當時蜀地的整體風貌,譬如,《王蜀宮伎圖》呈現了上層人士的享樂,《蘇東坡像》表現了蜀人之樂觀。

                                                   1.(唐)李白著,鮑方點校:《李白全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年,第2頁。

                                                   2.潘殊閑:《成都:杜甫筆下的“軒然大都會”》,載潘殊閑《李杜論稿》巴蜀書社2021年版,第317頁。

                                                  (明)唐寅《王蜀宮伎圖》(局部) 故宮博物院藏

                                                  (一)《王蜀宮伎圖》

                                                  《王蜀宮伎圖》(又名《孟蜀宮妓圖》《四美圖》),唐寅繪,絹本設色,縱124.7厘米,橫63厘米。故宮博物院藏。它取材于五代西蜀后主孟昶的宮廷生活,畫面上四個歌舞宮女正在整妝待君王召喚侍奉,她們頭戴金蓮花冠,身著云霞彩飾的道衣,面施胭脂,體貌豐潤中不失娟秀,情態端莊而又嬌媚。畫上有唐寅題寫的詩句,抨擊了蜀后主荒淫糜爛的享樂生活。

                                                  唐寅(1470—1523),明代畫家,字子畏,一字伯虎。吳縣人,“吳門四家”和“吳中四才子”之一。此畫繪于1523年。唐寅一生均在江南、東南一帶活動,從沒涉足蜀地。

                                                  孟昶(919―965),初名孟仁贊,字保元。后蜀高祖孟知祥第三子,五代十國時期后蜀末代皇帝,在四川稱帝30年。孟昶在位時,生活極度奢侈。譬如:“孟昶一錦被甚闊,猶今(清代)之三幅帛,而一梭織成”。(嘉慶《四川通志》卷197《紀聞》)。

                                                  《王蜀宮伎圖》是吳門畫派作品精品之一。1937年由著名收藏家張伯駒(1898—1982)購得,后捐獻國家,再由國家文物局撥交故宮博物院收藏。           

                                                  類似的還有傳為黃筌的《芳淑春禽圖》。黃筌(約903—965),五代成都人,四川成都本土最著名的繪畫家。由于黃筌一生中絕大多數時間均在蜀中,這幅畫應該是他留下的描繪當時蜀地風光或者宮廷風景的作品,體現了五代后蜀時期蜀地美麗可愛的風光和安逸舒適的生活。一般認為,黃筌公認的唯一真跡僅《寫生珍禽圖》(100幅中國名畫之一)一幅。不過,有一些專家認為《芳淑春禽圖》也是黃筌的真跡之一,甚至有人認為此畫充分體現出黃筌作為花鳥名家又兼擅山水,常在丘壑、意境和筆墨上進入較深層的境界,是遠在《寫生珍禽圖》之上的精品。四川大學韓剛教授撰寫有《西蜀“畫院”有無考辨》一文,對黃筌當時在后蜀宮廷的身份進行了深入研究。

                                                  (現代)張大千《東坡先生笠屐圖》(局部)  四川省博物院藏


                                                  (二)《蘇東坡像》

                                                  《東坡先生笠屐圖》,紙本設色,白描畫法,縱110.5厘米,橫81厘米。1947年張大千繪。四川省博物院藏。圖中蘇東坡頭戴斗笠,腳蹬木屐,肩披長袍,右手拄杖,左手拈須,踉踉蹌蹌行走在雨中。

                                                  蘇軾(1037-1101)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北宋眉州眉山(今屬四川眉山市)人。他是北宋杰出散文家、書畫家、詞人、詩人,唐宋八大家之一,書法方面,與黃庭堅、米芾、蔡襄書史并稱宋四家,他還是著名繪畫流派“湖州竹派”的創始人之一。在中國文化史上,蘇軾是一位罕見的天才。

                                                  張大千(1899—1983),原名正權,后改名爰,字季爰,法號大千,別署大千居士。四川內江人。張大千是天才型畫家,徐悲鴻贊他是“五百年來第一人”1.。

                                                  《蘇東坡像》,宋代及宋代以后的大畫家很多都畫過,從北宋與蘇東坡同一時期的朋友李公麟、元代的趙孟堅、趙孟頫、任仁發、錢選,明代的唐寅、仇英、尤求、曾鯨、張宏、朱之蕃、陳繼儒、孫克宏,清代的費以耕、黃慎、李觶、華巖、余集、居廉、張廷濟,直到近現代的陸恢、王一亭、張大千、程十發等,其畫家名聲之大,作品數量之多,遠超四川其他歷史文化名人,即使大詩人李白也無法與之相比。

                                                  那么,為什么有如此多的畫家如此愛畫蘇東坡呢,甚至“人人都愛蘇東坡”(四川作家姜明語)?理由很多,但艱難困苦中保有樂觀精神,可能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蘇東坡是蜀地人民樂觀精神的代表、標志、符號。

                                                  類似的有:《無準師范像》,佚名畫家1238年繪,現藏于日本京都東福寺。無準師范(1179—1249),南宋綿州梓潼(今四川綿陽市梓潼縣)人,中國南宋時代禪林中最杰出的禪僧。此畫是無準師范的日本弟子圓爾辯圓離開他拜師的杭州徑山寺時,請杭州畫師畫的師傅無準的畫像,并請無準題了贊語,然后帶回日本的。圓爾辯圓后來成為日本國師。畫中,無準大師穿著色彩鮮艷的衣袍在正襟危坐,面容慈祥,雙目圓睜,眼角的紋路和微笑透露著堅毅。此畫是日本國寶。

                                                  五、元明清  亂世與向往

                                                  由于戰爭內亂等原因,四川在元明時期幾近荒蕪,也無什么繪畫作品,“故宋衣冠之世家,百年以來幾已盡矣”(元代虞集語),清初則是“四郊廓落農人稀”(清代余榀語),四川是隨著“湖廣填四川”大移民至清代中晚期才獲得真正發展(歷史學家陳世松語)。這一時期描繪四川的著名作品多是外省作家,如明代仇英的《劍閣圖》、謝時臣的《蜀道圖》,甚至還有日本大畫家天章周文的《蜀山圖》,清代龔賢的《天半峨眉圖》、方熏的《蜀江山水二段卷》等,不過,集中表現這一時期四川社會面貌的應該是《楊升庵簪花圖》與《迎春圖》這兩幅作品,前者表現了四川大部分歲月皆為亂世的的現實,后者則表現了蜀人度盡千般劫難后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1. 徐悲鴻:《張大千五百年來第一人》,載《張大千畫集》序,中華書局1936年版。

                                                  (明)陳洪綬《楊升庵簪花圖》(局部)  故宮博物院藏

                                                  (一)《楊升庵簪花圖》

                                                  《楊升庵簪花圖》,立軸,絹本,設色,縱143.5厘米,橫61.5厘米。故宮博物院藏。作品描繪明代四川唯一狀元楊慎(號升庵)因“大禮議”被貶謫到滇南后,以胡粉涂面、發結簪花、請伎捧觴、招搖過市的怪誕行為,將楊慎倔犟不羈的風骨氣質,表現得淋漓盡致。

                                                  楊慎(1488—1559),字用修,四川新都(今成都市新都區)人。明代四川唯一的狀元。嘉靖三年(1524年),因“大禮議”受廷杖,謫戍于云南永昌并最后死于邊地。他一生博學多聞,著作達400余種?!睹魇贰钌鱾鳌贩Q:“明世記誦之博,著述之富,推慎第一”,著述之富,三百年內無與比者。

                                                  此圖作者陳洪綬(1599—1652),明末清初著名書畫家,諸暨(今浙江諸暨)人,崇禎年間召入內廷供奉,明亡后,入云門寺為僧,后還俗,鬻畫為生。陳洪綬一生中從沒來過四川,兩人也不相識,楊升庵去世40年后,他才出生。陳洪綬是因同情因政治而受困的楊升庵而作此圖的。

                                                  《楊升庵簪花圖》是著名畫家陳洪綬優秀人物畫作之一1.。

                                                  類似的還有:現藏法國巴黎集美亞洲藝術博物館的《費氏先塋圖》,此畫是石濤于1702年為費密所繪的一幅圖,描繪的是清代四川新繁縣(今成都新都新繁鎮)的城墻與城內的建筑,以及費密先人塋墓的青碑。費密(1625—1701)是清代中國著名學者、詩人和思想家,新繁人,清初蜀中三杰之一。石濤(1641—約1718)是明末清初大畫家。當時,兩人均居住于江蘇揚州,是好友。此圖是在費密去世之后,石濤遵守與費密生前的承諾而畫下的。費密自30歲離開故鄉,直至病逝,始終未能重返故鄉。有家不能歸,不只是關山重重,路途艱難,更多是兵荒馬亂,無法啟程。

                                                  (清末民初)黃瑞鵠 《迎春圖》(局部)  四川綿竹市文管所(博物館)藏

                                                  1. 張晨:《陳洪綬的<楊慎簪花圖>》,《故宮博物院院刊》1981年第3期。 


                                                  (二)《迎春圖》

                                                  《迎春圖》,紙本,繪于清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畫手稿,橫披,共四幅。每幅縱48厘米,橫150厘米?,F藏四川綿竹市文物管理所(博物館)?!队簣D》以清代四川綿竹縣城為背景,以460余個栩栩如生、造型各異的人物,表現了清代末期在鱗次櫛比的綿竹街頭浩浩蕩蕩“迎春、游春、抬戲、打春”的場景,生動地再現了清代民俗風情,反映了四川普通民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之情,是一幅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相結合的清代風俗畫巨作。

                                                  據文獻載,清初四川連續戰亂長達四五十年,康熙二十四年(1685),全省在籍者僅1.8萬戶,估計不足10萬人。全川滿目荒涼,人煙稀少??滴踔腥~,清朝政府實施優惠政策,鼓勵外省移民四川,史稱“湖廣填四川”。至道光二十年(1840)增加到3833萬余人,占全國人口的10%。這造成嘉慶、道光、咸豐、同治期間,四川社會迅速發展。此畫即繪于同治之后較為太平的光緒年間。

                                                  作者黃瑞鵠(1866—1938)系四川綿竹城關人,是生活于清末民初在綿竹的享有盛名的畫師。

                                                  《迎春圖》是國家一級文物,堪稱清代四川的《清明上河圖》。

                                                  這里特別需要提到的是,在描繪四川的著名繪畫作品中,畫家們的地域性在不同歷史時期非常明顯。在秦漢(包括秦漢)以前,描繪四川的繪畫作品幾乎全部是本地人繪制,如畫像磚、畫像石、漆畫等。秦漢以后,隨著巴蜀地區對外開放,古代(清末之前)描繪四川最著名的繪畫作品,大多是由外省畫家繪制的,這些從沒來過四川但卻描繪四川的畫家,筆者稱其為“不入蜀也知畫意濃”,它與現代畫家“入蜀方知畫意濃”1.,均是中國繪畫史上值得研究的現象。

                                                  結  語

                                                  綜上所述,盡管在歷代中國畫家描繪四川的作品在一些朝代非常之少,如元代和明代,但是如果將這些描繪四川的有代表性的繪畫作品串連一起,呈現在人們面前就是一部濃縮了的從新石器時代到近代5000年的四川歷史畫卷。

                                                  那么,這些繪畫作品怎么會產生如此魅力哩?這是因為作為造型藝術的繪畫,與文字一樣,與文學詩歌一樣,具有記載歷史的功能。通過繪畫作品,人們可以更生動、更具體地認識歷史、再現歷史,甚至回到活生生的歷史中去,譬如著名的四川綿竹年畫《迎春圖》,人們在長達6米的畫卷里,從數量龐大的各色人物,從馬、車、轎,從各有特色的房屋、門樓,從唱戲、舞獅等節慶活動,等,可以了解到清末四川一座小縣城熱鬧過節的場面和當時社會各階層人民的生活狀況,還可以了解到當時社會生產力發展的水平,服飾特點、社會風俗、人們的精神風貌等。如同幾年前進入中國文聯、國家財政部、文化部共同主辦“中華文明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工程”的四川(籍)畫家的中國畫《李冰與都江堰》(梁時民、李錛、張躍進)一樣,保存和收藏歷史,是繪畫作品的一個重要作用。

                                                  本文僅以繪畫四川為例,其實,類推至中國各個區域,大概如是,故如果此文能夠對其他省市區有所啟發,善莫大焉。

                                                  由于本文涉及時間跨度長達5000年(以四川茂縣營盤山《飛鳥圖》彩陶畫為始),繪畫作品太多,加之篇幅限制,等等,故可能掛一漏萬,懇請方家不吝指教,本文且當拋磚引玉。

                                                  主要參考文獻:

                                                  1、王朝聞總主編:《中國美術史》(全12卷),濟南:齊魯書社2000年。

                                                  2、賈大泉、陳世松主編:《四川通史》(全7卷),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10年。

                                                  3、唐林:《四川美術史》(全3卷),成都:巴蜀書社2015年、2017年、2020年。

                                                  (唐林,四川省社會科學院藝術研究中心主任、四川歷史研究院學術委員、四川省美術家協會理論委員會副主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四川美術史》作者)

                                                  1.唐林:《蜀道山水畫  不入蜀也知畫意濃》,《成都晚報》2018年8月9日。


                                                  唐林,美術史家,四川省社會科學院藝術研究中心主任,四川歷史研究院學術委員,四川省美術家協會理論委員會副主任,四川非遺協會專家委員,中國作家協會會員。


                                                  評論
                                                  還可以輸入 1000個字符
                                                  全部評論(9999
                                                  欧美色色网|91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日韩中文字幕在线|中文字幕乱人伦高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