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美網
                                                  掃碼關注 中國美網 有禮相送

                                                  唐林:歷代中國畫家筆下的成都

                                                  來源:中國美網 ·10562 瀏覽 ·2023-04-16 21:12:07

                                                  3000年來,作為古蜀國都城的成都,有關文字的文獻史料可謂浩如煙海,數不勝數。然而,從造型藝術的繪畫來看,成都的各個歷史時期,在所有中國畫家的筆下,包括人物、山水、花鳥,又呈現出什么面貌?具有什么顯著的特點?這歷來是一個空白。

                                                  為什么說這是一個空白呢?目前國內大多數省市自治區都有各自的美術史,部分省市區還有繪畫史,但這些美術史或繪畫史均寫的是各自區域的美術家或畫家及其作品,而沒有包括其他省市區畫家所畫的描繪某個區域的繪畫作品。如筆者所著《四川美術史》就沒有將外省市區畫家描繪四川的作品列入其中。就成都來講,目前,在文學藝術領域有許多諸如“歷代中國作家筆下的成都”“歷代中國詩人筆下的成都”等的著述,然而在繪畫研究中,卻幾乎沒有諸如“歷代中國山水畫家筆下的成都”“歷代中國人物畫家筆下的成都”這樣的成果。顯然,這與繪畫在中國文化中的崇高地位是不相匹配的,與繪畫在各區域文化中的特殊影響也是不吻合的。無論如何,作為一門學科,畫家(無論其籍貫)特別是中國知名的畫家,他們用畫筆對某個區域面貌的描繪,對這個區域的歷史、文化等在全中國、全世界的傳播,都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有鑒于此,筆者嘗試以成都為例,進行一些探索。

                                                  由于近現代繪畫歷史沉淀尚需時日,本文所錄作品僅限清代(今清代)以前。另,由于宋代(包括宋代)之前紙質繪畫作品罕見,本文介紹的繪畫作品還包括針刻畫、畫像磚、畫像石、漆(木板)畫等繪畫門類。


                                                  一、最早的花鳥畫  金沙金王冠上的王者之氣


                                                  先秦成都,同全國一樣,成都的繪畫作品非常罕見,除了1965年成都百花潭戰國墓出土的戰國早期宴樂漁獵攻戰壺上的表現習射、采桑、宴樂、弋射、戰斗等場面的這一鑲嵌畫之外,迄今為止,發現最多的是在成都金沙遺址出土的金器和青銅器上的針刻畫,它們分別是金王冠帶上《魚鳥圖》、金鳥首魚紋帶的《鳥首魚身圖》(兩幅)以及青銅帶柄領璧形器上的《三鳥繞日圖》,可以說它們是成都最早的的花鳥畫作品,其中,以金王冠帶上《魚鳥圖》最為引人注目。

                                                   

                                                            成都金沙遺址出土金冠帶《魚鳥圖》局部紋飾與線描圖(摘自《天府藏珍》)

                                                   

                                                  《魚鳥圖》,刻于成都金沙遺址出土的厚度0.02厘米的金王冠帶表面。由四組相同的圖案構成,每組圖案分別有一魚、一箭、一鳥和一圓形圖案。一條魚、一只鳥被利箭穿過,箭桿橫穿鳥頸,箭頭深深插在魚頭之中。每組之間又有圓日圖像相銜接,線條流暢,寓意豐富。鳥皆為粗頸脖,羽冠長尾,腿爪前伸,雙翅向上騰起,大眼炯炯有神,顯得極其生動。魚的體型較為肥碩,大頭圓眼,嘴略下鉤并有上翹的胡須,魚身上鱗片和背腹部的長短魚鰭以及卷曲的魚尾都刻畫得栩栩如生。四組圖案構成采用對稱布局,表現手法簡潔明快,圖像奇異,寓意豐富,顯示出制作者豐富的想像力和高超的刻畫技巧,更向人們透露了古蜀時代的大量信息,堪稱是古蜀“圖語”中的絕唱。金帶表面紋飾主要以鏨刻的技藝完成,在局部紋飾中采用了刻劃工藝。到目前為止,這種人鳥射魚紋組合圖案僅見于四川廣漢三星堆金杖和金沙金冠帶上,集中體現了王者之氣。

                                                  成都金沙遺址金王冠帶是與中國文化遺產標志太陽神鳥齊名的國寶級文物, 是金沙遺址金器中最重要的一件。

                                                            成都金沙遺址出土的《肩扛象牙人物》玉璋圖案(摘自《四川通史.先秦卷》)


                                                  除了花鳥畫,成都金沙遺址出土有《肩扛象牙跪坐人物圖》,刻于金沙遺址10號祭祀遺跡出土的玉璋兩面。對稱,兩組圖案相同。共四人。人像頭戴高冠,高鼻、立眼、闊口、方耳、方頤,身著短袍,雙膝著地,左手持握,肩扛一物。關于此圖的寓意有各類推測,但大多數較為認可歷史學家段渝的觀點:《肩扛象牙跪坐人物圖》是一幅寫實之作,有可能刻畫的是蜀王舉行祭祀儀式時的跪祭形像,也有可能是蜀人肩扛象牙前行即搬運象牙的形象刻畫。

                                                  那么這些針刻(部分鏨刻)畫的作者是些什么呢?經專家考證,他們應該是當時的奴隸,因為進入商、西周奴隸社會以后,從事美術專工的畫工都是以奴隸的身份出現的。

                                                  二、最早的現實生活畫  漢代磚石上的百科全書

                                                  自秦于公元前316年攻占巴蜀后,四川發生了劃時代變化。至漢代,四川已被稱為天府之國,“家有銅鹽之利,戶專山川之材,居給人足,以富相尚”,(《華陽國志·蜀志》)加之文化方面“至今巴蜀好文雅,文翁之化也”。(《漢書·循吏傳》)成都作為天府之國的中心,發展水平富裕程度更是處于前列,這些在近100年來成都出土的眾多漢代畫像磚石上的畫像得到了充分體現,生產勞作、車馬出行、建筑藝術、社會風俗、社會活動、神話傳說,幾乎無所不包,它們可以說是當時成都的百科全書。

                                                  本文僅以三幅最有代表性、藝術水平極高的畫像磚、畫像石作品為例進行介紹。


                                                   

                                                               成都市金牛區曾家包漢墓《鹽井》畫像磚拓片  成都博物院藏


                                                  《鹽井》畫像磚,1975年成都市金牛區土橋鎮西側曾家包墓出土,也稱《煮鹽圖》、《制鹽場》等,縱46.7厘米,橫40.8厘米,現藏成都市博物館。

                                                  《鹽井》是四川畫像磚最為獨特的表現內容。巴蜀沒有大的鹽湖,也不近海,但是卻以制鹽聞名。畫面的左下角一個高高的井架矗立著,井中有高架,架上安有轆轤,其上系著長長的繩索,架分兩層,每層站2人,正用力向上拉著盛滿鹽水的桶并將鹽水注入右側盆中,然后經筧筒流入煮鹽的缸里,然后放入鹽鍋內煮。右下角的灶上一字排開五口鹽鍋,有一人搖扇助火,灶堂里火焰熊熊,灶后有通氣的煙囪。山麓上有二三人背負重物,是鹽工在運送煮好的鹽。鹽井的上方是層巒重疊、樹木茂密的森林,森林中有飛鳥、豹子、鹿獐,成群的飛鳥正在歌唱,獵豹下以迅猛的速度追逐著鹿獐,兩個勇敢的獵人張弓遠射。

                                                  《鹽井》畫像磚是四川漢代畫像磚中的精品,中國秦漢繪畫的代表作之一。收錄于《中國書畫鑒賞辭典》、《中國美術名作鑒賞辭典》等書籍。


                                                   

                                                                      成都市金牛區曾家包漢墓《弋射收獲》畫像磚拓片  成都博物院藏


                                                  《弋射收獲》畫像磚,縱48.2厘米,橫39.8厘米,1975年四川成都金牛區西郊土橋鎮西側曾家包漢墓二號墓出土,一級文物,現藏于成都博物館。

                                                  《弋射收獲》分上下兩層。上層為“弋射圖”,下層“收獲圖”,整個勞作的場景再現了漢代巴蜀大地收獲季節的繁忙景象?!哆涫斋@》可以說是一幅山水畫,樹木、蓮蓬、游魚、水鳥……兩棵樹樹干筆直,樹枝如扇形般向左右伸展,樹葉粗略地染了幾筆,表現出了樹的壯大和枝繁葉茂,與樹下張弓欲射的兩人相互映襯,水乳交融;在造型的比例上,魚兒與人差不多大小,魚的肥美顯示出豐收的氣氛。此圖充分展示了當時成都農村豐收的景象。

                                                  收錄于《你應該讀懂的100幅中國名畫》《中國美術名作鑒賞辭典》等書籍,是中國漢代藝術的代表作品之一。

                                                  除了《鹽井》和《弋射收獲》之外,成都金牛區曾家包墓還出土有其他畫像磚,內容是:丸劍起舞、宴飲、宴飲起舞、鳳闕、墓闕、饋賂、市井、庭院、六博、日月神、騎吹、小車、軺車等,這對于了解東漢晚期巴蜀地區政治、經濟、文化、科學技術是極為珍貴的實物資料。


                                                                               

                                                                   

                                                     成都羊子山漢墓《車馬出行·宴樂圖》畫像石上“車馬出行”拓片(部分)

                                                   

                                                  車馬出行宴舞百戲圖》畫像石,成都羊子山(成都北郊駟馬橋附近)一號墓出土,現藏重慶市博物院,是早年國家文物局調撥到重慶的。

                                                  這是一組大型畫像石,分為“宴舞百戲圖”和“車馬出行圖”兩個部分,由8塊石頭組合而成,全長1130.3厘米,寬45厘米,上有車12輛,人物117個,馬56匹,猶如一幅長長的畫卷。畫像構圖嚴謹,疏密有度,錯落有致,動感強烈,反映了漢代官吏出行時的威儀和宴客時有樂舞百戲助興的熱鬧場景,藝術手法形象生動、洗煉傳神,在中國美術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是四川漢畫像石的優秀代表作,漢代畫像石中重要的的代表作之一,是國之瑰寶。

                                                  類似的畫像石還有:出土于成都金牛區曾家包漢墓的《農作·養老圖》畫像石,以養老圖極為珍貴。

                                                  中國畫像磚藝術發展中集大成體現在四川畫像磚上,中國多數的畫像磚集中發現于農業和手工業極為發布的成都地區,以成都平原地區發現最豐,而又主要集中在成都平原及其周邊地區的新都、大邑、崇慶等16 個縣市。而這一地區正是當時四川甚至中國最為發達的地區之一。(唐林:《四川美術史.上冊》)    

                                                  三、最早的漆圖    兩漢木器上的貴族生活


                                                  除了畫像磚石,反映西漢東漢成都生活場景的最有代表性的繪畫作品還有木器上的漆畫。如果說畫像磚石上的畫只是通過模印而批量制作,那么漆畫則更富藝術性,因為漆畫是通過畫筆而畫的,一些甚至是毛筆繪制的,且數量上要少得多,因此也更加珍貴。遺憾的是,這些漆畫在成都本土尚未發現,而是發現于遙遠的朝鮮樂浪和安徽的馬鞍山兩地,它們是通過貿易或交換或繳獲而去。之所以說它們是成都制作的,是因為漆器中的一部分上有“蜀郡(成都)造作牢”“蜀郡作牢”“蜀郡西工”的銘文。這批漆畫大約有百余件,是中國發現的同一時代最精美的漆畫作品,題材眾多,但主要以描繪貴族生活為主,因此可以這它們是成都最早的描寫貴族生活的漆畫作品。


                                                                     

                                                  蜀漢時期蜀郡佚名畫家繪制的《貴族生活圖》漆畫   安徽馬鞍山出土

                                                   

                                                  1984年出土于安徽馬鞍山東吳大將朱然墓的漆畫《貴族生活圖》,繪于一漆盤內底,描繪的內容十分豐富,有《宴賓圖》《出游圖》《馴鷹圖》《對弈圖》《梳妝圖》等五小圖。12人,分上、中、下3層。描繪貴族宴飲、出游、娛樂、梳妝情景,人物形象生動,生活氣息濃郁。此漆畫被譽為三國時期漆器彩畫的代表作品。

                                                  漆盤現藏于安徽省馬鞍山市博物館,鎮館之寶,列入國家文物局《首批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目錄》的中國國寶之一。             

                                                   

                                                                  蜀郡佚名畫家(工匠)繪制的《宮闈宴樂圖》漆畫  安徽馬鞍山出土

                                                   

                                                  該墓還出土《宮闈宴樂圖》,是朱然墓漆畫的代表作。此圖繪于一長方形漆案案面中間部分。漆案長82厘米,寬56.5厘米,是朱然墓出土漆器中最大的一件,畫幅在漆畫中要算巨幅了。主題圖案為宮闈宴樂場面,繪有55個形象不同的人物,畫面中間繪百戲圖。整個《宮闈宴樂圖》場面浩大,人物眾多,氣勢磅礴,表情動作生動。如此宏大宮闈生活場面的漆畫是戰國以來是絕無僅有的,且圖像中有帝王形象,這在同時期墓葬繪畫中是不多見的。整個畫面故事性強,整體構成一個故事。主題圖案的四周,還用云氣、禽獸、菱角蔓草等紋飾烘托映襯,使整個畫面顯得富麗壯觀,氣勢恢弘,令人目不暇接。整個畫面描繪的是皇帝宴請王侯及其夫人觀賞百戲的場面。

                                                  其他描述貴族生活的漆畫還有20世紀朝鮮樂浪郡出土的《觀舞圖》、漆繪人物彩篋等。


                                                  四、最早的寫意畫    隋唐兩宋的舒適生活   


                                                  兩晉南北朝時期,巴蜀地區社會經濟基本處于停滯狀態,入唐之后,除了少數戰亂之外,成都整體是全國最安定的地區之一,也是唐王朝始終能夠控制的一個地區,而五代兩宋,除了南宋后期劇烈的抗金之戰,成都地區是當時一個重要經濟財政區域。“天下將有變,而蜀為最安處”(《宋史》之《石揚休傳》) 隋唐兩宋這一時期,舒適生活是成都的主基調。這個也在繪畫中得到了體現。由于這一時期留存下來的繪畫作品近乎于無,不過,仍然能夠從當時或后世畫家所繪的碩果僅存的兩幅作品中略窺一斑。


                                                   

                                                  (五代)黃筌(傳)《芳淑春禽圖》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一幅是傳為五代成都黃筌所繪的《芳淑春禽圖》,絹本設色,冊頁,縱22.3厘米,橫25.6厘米?,F藏臺北故宮博物院。畫面畫的是一處水邊春景。近處是綠草茵茵,野花朵朵的斜坡,草地上有兩株古柳,柳條搖曳,婀娜多姿。柳葉深處有兩個黃鸝翠鳴其間,水上一對野鴨自由戲水。畫面遠處是一線山嵐,縹緲迷離,春意朦朧?!麄€畫面表現的春天的旖旎之美。正是“黃家富貴”藝術風格的體現。

                                                  黃筌(約903—965),五代成都人,四川成都本土最著名的繪畫家。由于黃筌一生中絕大多數時間均在蜀中,這幅畫應該是他留下的描繪當時成都風光或者后蜀宮廷風景的作品,體現了五代后蜀時期成都美麗可愛的風光和安逸舒適的生活。一般認為,黃筌公認的唯一真跡僅《寫生珍禽圖》(100幅中國名畫之一)一幅。不過,有一些專家認為《芳淑春禽圖》也是黃筌的真跡之一,甚至有人認為此畫充分體現出黃筌作為花鳥名家又兼擅山水,常在丘壑、意境和筆墨上進入較深層的境界,是遠在《寫生珍禽圖》之上的精品。

                                                  四川大學韓剛教授撰寫有《西蜀“畫院”有無考辨》一文,對黃筌當時在后蜀宮廷的身份進行了深入研究。

                                                   

                                                  (明)唐寅《王蜀宮伎圖》  故宮博物院藏


                                                  另一幅畫是著名的《王蜀宮伎圖》(一名《王蜀宮妓圖》,俗稱《四美圖》),絹本設色,縱124.7厘米,橫63.6厘米?,F藏故宮博物院。描繪的是五代前蜀后主王衍的后宮故事。畫面四個歌舞宮女正在整妝待君王召喚侍奉。她們頭戴金蓮花冠,身著云霞彩飾的道衣,面施胭脂,體貌豐潤中不失娟秀,情態端莊而又嬌媚。

                                                  此畫作者不是蜀人,而是江南蘇州人唐寅。唐寅在繪畫上與沈周、文徵明、仇英并稱吳門四家,又稱明四家。詩文上,與祝允明、文徵明、徐禎卿并稱吳中四才子。唐寅一生中從未來過成都,卻根據文獻傳說繪出這幅圖,說明五代蜀地宮廷的生遠不止是舒適,而應該是奢侈了。

                                                  此畫是張伯駒1937年春天購得,1956年,無償捐獻國家,該由國家文物局撥交故宮博物院收藏。         


                                                  五、最早的名人畫   元明清的社會亂像


                                                  由于戰爭、內亂等原因,成都在元明時期幾近荒蕪,“故宋衣冠之世家,百年以來幾已盡矣”(元代虞集《道園學古錄》),清初成都則是“生民百萬同時盡”,“四郊廓落農人稀”,(清代余榀《蜀都行》)成都是到了清中晚期才獲得真正的發展。與社會一樣,繪畫也是一片衰敗,整個元明清時期四川都沒有一個稱得上全國著名的繪畫家及作品,不過仍然有幾幅反映當時成都當時社會亂象的著名繪畫作品,只是這些作品并非出自本土畫家之手,而是完全由外地畫家憑借想象所繪,其中,最著名者要數明代大畫家陳洪綬的《楊升庵簪花圖》和清代大畫家石濤的《費氏先塋圖》。


                                                   

                                                  (明)陳洪綬《楊升庵簪花圖》  故宮博物院藏

                                                   

                                                  《楊升庵簪花圖》,立軸,絹本,設色,縱143.5厘米,橫61.5厘米。故宮博物院藏。作品描繪明代四川唯一狀元楊慎(號升庵)因“大禮議”被貶謫到滇南后,以胡粉涂面、發結簪花、請伎捧觴、招搖過市的怪誕行為,人物衣紋線描圓勁流暢,設色淡雅。背景中繪古樹的枯椏虬枝,以此襯托出主人公桀驁不羈的個性。

                                                  楊慎(1488—1559),字用修,四川新都(今成都市新都區)人。明代四川唯一的狀元。嘉靖三年(1524年),因“大禮議”受廷杖,謫戍于云南永昌并最后死于邊地。他一生博學多聞,著作達400余種?!睹魇贰钌鱾鳌贩Q:“明世記誦之博,著述之富,推慎第一”,著述之富,三百年內無與比者。

                                                  此圖作者陳洪綬(1599—1652),明末清初著名書畫家,諸暨(今浙江諸暨)人,崇禎年間召入內廷供奉,明亡后,入云門寺為僧,后還俗,鬻畫為生。陳洪綬一生中從沒來過四川,兩人也不相識,楊升庵去世40年后,他才出生。那么為什么他會畫這樣一幅畫呢?結合陳洪綬生平及當代環境等,有人認為從圖像中可知,陳洪綬在此畫中寄托了他對青春的傾慕、對功名的失落、對政治的擔心等。

                                                  《楊升庵簪花圖》是著名畫家陳洪綬優秀人物畫作之一。

                                                    

                                                          (明末清初)石濤《費氏先塋圖》  法國巴黎集美亞洲藝術博物館藏

                                                   

                                                  《費氏先塋圖》(一名《繁川春遠圖》),清代名畫之一,是“清初四僧”石濤(1641—約1718)為費密所繪的一幅圖,作于1702年,紙本水墨設色,縱29.1厘米,橫110厘米,現藏法國巴黎集美亞洲藝術博物館藏。有人稱此畫藏于臺北故宮博物院,實誤。也有人說石濤曾先后為費密繪兩圖,一是《繁川春遠圖》,一是《費氏先瑩圖》,更加錯誤,兩圖實際上是同一張圖。

                                                  那么,石濤為什么愿意為費密畫這樣一幅圖呢?費密與石濤,相識于揚州,兩人年齡相差17歲,是石濤晚年定居揚州后交往較深的重要朋友之一。費密自30歲離開四川,直至病逝,始終未能重返故鄉,所以他特別思念家鄉新繁,因此請石濤畫一幅《先塋圖》,即費氏家族先人墳塋圖,并約定由費密先畫草圖,再由石濤繪成畫卷。不料,費密將草圖剛繪好不久便因病不治而逝。三個月后,為了卻父親的遺愿,費密之子費錫璜(字滋衡)便攜帶先父繪好的草圖去揚州拜會石濤。石濤睹圖思友,不顧天寒地冷,呵搓著手,當即畫下此圖,并作題跋細說此畫來由??滴跷迨迥辏?716),費錫璜曾攜此圖回新繁省墓。今江蘇省揚州市江都博物館還藏有費密一印,篆文“家住成都萬里橋”。

                                                  《費氏先塋圖》是一幅什么樣的圖哩?右邊,卷首描繪的是新繁縣的城墻與城內的建筑,隔著迂回的河流,可以看到城外茂密的樹林由畫面的右下到左上斜向布列,左邊,隆起的費氏先人塋墓的青碑便掩映于其間。此畫為想象式實景山水,結構緊密,層樹交錯,以濕潤的筆墨與清雅的設色,描繪出蔥郁華滋的景象。從此畫不僅可見倆人感情之深,還可見石濤對費密學問、人品之敬重。

                                                  中國著名繪畫大師石濤一生足跡從未踏上成都,當然更別說清代小城新繁了,但他以精湛的筆法,高度的概括,表達了游子懷念故土的情愫,構成了這幅出色的寫意圖畫。中國畫界歷來有“入蜀方知畫意濃”之說,從此例來看,筆者曾提出“不入蜀也知畫意濃”(唐林《蜀道山水畫  不入蜀也知畫意濃》),應該也非虛妄。

                                                   六、結   


                                                  綜上所述,盡管在歷代中國畫家描繪成都的作品在一些朝代非常之少,如元代和明代,但是如果將這些描繪四川的有代表性的繪畫作品串連一起,呈現在人們面前就是一部濃縮了的從商周晚期到清末約3000年的四川歷史畫卷。

                                                  那么,這些繪畫作品怎么會產生如此魅力哩?這是因為作為造型藝術的繪畫,與文字一樣,與文學詩歌一樣,具有記載歷史的功能。通過繪畫作品,人們可以更生動、更具體地認識歷史、再現歷史,甚至回到活生生的歷史中去,譬如著名的四川漢代石像磚,內容十分廣泛,幾乎涉及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可以讓人們了解到東漢時期蜀郡(成都)社會各階層人士的生活狀況,還可以了解到當時社會生產力發展的水平,服飾特點、社會風俗、人們的精神風貌,堪稱一部形象的漢代社會百科全書。如同幾年前進入中國文聯、國家財政部、文化部共同主辦“中華文明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工程”的四川(籍)畫家的中國畫《李冰與都江堰》(梁時民、李錛、張躍進)一樣,描繪成都的繪畫作品的一個重要作用就是保存和收藏成都的歷史。

                                                  由于本文涉及時間跨度長達3000年(以成都金沙遺址金王冠帶上的《魚鳥圖》 等為始),繪畫作品太多,加之篇幅限制,等等,故可能掛一漏萬,懇請方家不吝指教,本文且當拋磚引玉。

                                                  注:本文刊發于成都《上風》雜志2022年第2期。

                                                  注:本文刊于《四川美術》2022年第3—4期。


                                                   


                                                  唐林,美術史學者,四川省社會科學院藝術研究中心主任,四川歷史研究院學術委員,四川省美術家協會理論委員會副主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個人獨著《四川美術史》三卷(共320萬字),曾獲《兒童文學》翻譯獎、巴蜀文藝獎。

                                                  評論
                                                  還可以輸入 1000個字符
                                                  全部評論(9999
                                                  欧美色色网|91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日韩中文字幕在线|中文字幕乱人伦高清视频